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心理测试 >> 占卜

台中央停刊觅主备受关注

2020-11-20 11:35:38

台《中央》停刊觅主 备受关注

台海7月12日讯 据大公消息,创刊七十九年的《中央》,六月一日正式暂时停刊,只余下络电子报继续运作。事件引发一片理性与感性的不舍之声。感性是源于它与国民党的近八十载渊源和对历史的见证,现在这份曾经权威和风光过的党报落得“党在报亡”的下场,都不胜欷歔。理性是有感泛蓝阵营失去了舆论阵地,如何对抗绿营对媒体的权势渗透?

国民党和《中央》均强调停刊只是暂时的,由于有很多人表达意愿欲接手经办该报,故报社和员工坚信复刊机会大,是以五月三十一日的头版,亦以“期待再相见”一语跟读者作别。如果能找到买家,或转为电子版,最少没必要负担印刷本钱。尔后,党内可能用一份演示文稿来代替《中央》转达党的讯息。

在国民党主政年代,所有第一手党政讯息,都是透过《中央》发布,连“总统”都帮它拍广告,系学生想当的,第一志愿就是《中央》。而该报的副刊,亦一度高手如林,还培养出很多日后的名家,在文坛亦曾颇负盛名,像朱西宁、司马中原、余光中等,都是在该报的副刊上成名的。

《中央》停刊,令国民党失去了一个言论阵地。反观民进党,自夺得管治权后,一方面虽不断重申政治力退出媒体的基调,另一方面却不断地趁虚而入染指媒体,或运用行政资源威迫利诱,直接或间接操控媒体,图操控舆论。其手法包括绿化媒体高层以便监控、应用广告主协会箝制媒体、利用置入性行销为其涂脂抹粉,乃至近日推行的“公共媒体团体”也不离此1意图。在此消彼长的情势下,泛蓝阵营恐怕在媒体言路上将进一步落入劣势。

开党报企业化先例

《中央》经营管理分三个阶段:叶楚伦主持时期是传统型体制、程沧波主持时期到抗战成功的社长负责制、抗战成功后社长马星野提出实行股份制企业化体制,自动停领补助。

一九四七年5月底,“中央社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布成立,选举了董事长,成立了董事会和监察会。党报企业化经营是大胆尝试和改革,《中央》开了先例。企业化经营成为改革动力,淡化党报色采,增加了社会公众接受程度。

可是,背负着为党宣扬的使命而没法以市场为导向去善尽媒体之职,令《中央》在多元的民主时代中被民众所漠视。虽然在2○○○年政党轮替后,该报已尝试改造,想摆脱以往只是“党的声音”的包袱,好能真正成为“民众的声音”。惋惜积重难返,仍难逃终究关门的命运。该报每一个月亏损8、9百万元(新台币、下同),长时间靠国民党补贴,目前负债已达八千多万,资产只剩五千多万,且是不值钱的印刷机与设备,连报社大楼亦只是中影的。由于资不抵债,国民党中山会报五月2十六日决议让该报暂时停刊。

看坐落台北市八德路二段16○号的《中央》大楼的外墙,那剥落的瓷砖,和早已锈蚀的金字招牌,恍如早已前兆它的未来。

谁会接手备受关注

《中央》要出售的消息传出后,第一任董事长陈立夫的儿媳林颖曾表示“陈立夫基金会”有兴趣洽购。她说听到《中央》要停刊,难过得说不出话来。陈立夫和她的先生在世时均对《中央》的衰败相当关心和感慨,咸认为要重整亦非不能。如今他们都不在了,若她能延续《中央》的存在和光荣,他们地下有知亦能安心。当时她致电马英九提出此事,马英九表示乐观其成。

但国民党方面表示,报社与林颖曾接触时,她却坚持要见马英九才肯谈,所以洽购事并没有下文。

另外,也传出荣誉主席连战极希望保住《中央》,在他任主席时期,虽然党财务拮据亦尽量继续补贴该报。马英九1接任便要出售包括《中央》众多党产,据传连战有点不高兴,「连马不同调」讯息再被传开。此时又提出欲把《中央》转赠予连战,但一直悬而未决。后又传连战成心出资买下《中央》,不过,连战虽然表示十分关心该报,却否认故意收购。还有说民间要集资1亿新台币把报纸买下来,但一切都未成为事实。

读者捐款图挽狂澜

在目前岛内平面媒体已饱和的情况下,要把《中央》转手实在困难。不过,《中央》副社长江伟硕泄漏找买家方面顺利,但不愿多谈,担心又因过早泄漏消息而破局。

连战曾呼吁民众募款挽救《中央》。在国民党中央宣布该报六月要开始停刊后,报社亦发起了捐款救报行动,得到党基层及读者各界热烈回响,捐钱之余亦致信和致电报社表示支持,有人说要永久订报,两天便筹得二百万元。

前台驻美代表陈锡蕃实时捐出一万新台币,并表示以后每一年都会捐一万。无党籍立委李敖也在电视节目中建议全台一百零四万国民党员每人每一年捐1百元,《中央》就能救活。 (千寻虹)

去除粉刺
小孩厌食
婴儿肚子胀怎么办
小儿便秘怎么办
安眠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