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肖 >>

苏伊士、威立雅逐步减少市政水务EPC业务 利润空间缩小

2019-11-17 19:03:05
苏伊士、威立雅逐步减少市政水务EPC业务 利润空间缩小

两大法国巨头逐渐远离市政基础设施的建设类业务,虽然为新的参与者开辟了市场空间,但是也表明这一市场正在走弱。最近笔者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对于苏伊士与威立雅逐渐减少他们在市政水务EPC类项目上的投入,我们是否应该持担忧态度呢?

我的猜测是,目前这两家公司所承接的市政EPC业务仅为十年前的1/3不到,这自然不是空穴来风——无论是市政工程类项目逐步缩小的利润空间,抑或是日益增加的项目风险,都是原因之一。

与承担市政EPC项目的相关风险相比,这两家公司在工业水处理领域都有不错的增长空间。所以,我们根本无需替他们的股东去担忧这一战略是否正确,相反地,作为行业的一员,我们应该思考的反而是这两家目前全球最大的水务公司在市政工程领域的逐步撤出将对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最明显的影响一定是这一块市场将给其他的EPC承包商带来更多的机会。比如西班牙领先的工程公司安迅能(Acciona)和阿本戈(Abengoa)最近在中东的海水淡化市场上取得了不小的成功。这两大企业在工程上的经验与技术与苏伊士威立雅相比并不逊色,因此顺利抢到由两大巨头淡出所新空出来的椅子。

与此同时,这一市场格局的变化也为本土和区域性的大型工程公司创造了契机。比如今年上半年,中电建、山东电建等大型央企积极参与海湾地区海淡项目的投标。虽然这类企业不一定如苏伊士或威立雅一样专攻于水处理及污水处理领域,但他们有一定的项目经验基础,且具有成熟的本土关系网络、优秀的成本控制、以及大型中国国有企业所拥有的抗风险能力等竞争优势。

而从对项目本身招标的影响来看,苏伊士与威立雅对市政类水务EPC业务的逐渐减少,也意味着此类项目在招标文件中对技术的要求可能会发生变化。当市场由这两大全球性水务技术巨头所主导时,客户更易在其影响下将前沿的创新技术引入标案中。而目前可能面临的变化则是,为了给其他EPC承包商参与竞标的机会,客户可能会降低招标文件中对项目经验与技术及性能标准的要求。

这就好比世界银行和其他发展银行会通过要求其客户对重大项目进行国际招标,来确保项目所用技术的质量和实施的绩效。这种情况下,如果可以确保项目高质量完成的国际企业不再参与,那么在招标文件中提高技术门槛也将失去意义。

对于客户而言,如果这两大规模最大、经验最丰富的“王者型”玩家越来越少地参与到市政水务EPC项目的投标中,这将意味着他们很难为项目寻求到最佳的解决方案。从长期来看,一些对技术要求较高的复杂项目如若无法吸引到国际领先企业的青睐,则将可能面临重新招标。

而对于苏伊士和威立雅本身,其二者能够在市政市场获得巨大成功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技术及工艺的组合,更多的是因为他们长期以来在各国各地不同条件下设计、建造和运营水和污水处理厂的宝贵经验和专业积淀。

有理由相信,他们最好的策略将不是把业务缩小到单纯的系统和设备销售,而应该将其所积累的经验推行至更广阔的领域,以更好地突出他们的专业性。这同时也将有助于提高利润、降低风险,并为市政类业务的未来增长开辟新的道路。

威立雅自1853年成立以来,从经营里昂市的供水业务起步,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不断扩大其供水业务的服务版图,同时陆续涉足废物管理、能源、运输等多元化行业,目前已成为全球环保及资源管理板块的领导者。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9.11亿欧元,水务、废弃物处理细分板块的营业收入均为全球第二;公司2018年共供水83亿立方米、处理污水58亿立方米(均为全球第一),同时处理固体废弃物0.49亿吨,总资产规模已连续10年保持全球第一。公司在近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保持了较好的自由现金流量表现,且股息率(近10年平均5.43%)也始终高于欧元区长期国债收益率,这也是其受到机构投资者青睐的重要原因。

法国体制孕育出水务双巨头,私营为主的市场化体制是决定性因素。

随着财政负担的逐步加重和水质标准的不断提升,地方政府已无力承担传统的自治管理水务运营模式。在此背景下,法国的中央政府通过法律+经济手段(立法支持+排污者使用者付费)并行的方式缓解问题,而地方政府则在水务运营管理权力从中央政府下放后,通过委托管理模式(特许经营+承租经营)解决了财政和运营能力不足的问题。

法国的水务市场最终形成了以委托管理为主,其他管理模式为辅,具有法国特色的以私营为主的多种方法并行的管理模式,这也为威立雅、苏伊士等水务公司向海外的扩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政府帮扶打下坚实基础,四大策略终成就公司全球化霸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